林冲是谁?八十万禁军教头,虽说他的官职在诺大的东京城,是芝麻绿豆的存在,但论起他的专业,他的武艺,在整个东京城也是拔尖的存在。

可以说,如果遇到的不是高衙内,而是其他人,怕是林冲早就人家打得生活不能自理,还要扭送到官府治罪了。

但是,在大相国寺,听侍女锦儿说自己的娘子被调戏之后,他别了智深,急跳过墙缺,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;抢到五岳楼看时,见了数个人拿 着弹弓,吹筒,粘竿,都立在栏干边,胡梯上一个年少的后生独自背立着,把林冲的娘子 拦着,道:“你且上楼去,和你说话。”林冲娘子红了脸,道:“清平世界,是何道理, 把良人调戏!”

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,喝道:“调戏良子当得何罪!”恰待下 拳打时,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高衙内。

从这句话看来,林冲对自己的娘子是关切的,所以才会急跳过墙缺,径奔岳庙而来。

林冲道:“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,不认得荆妇,时间无礼。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 一顿,太尉面上须不好看。自古道:“不怕官只怕管。”

也正因为林冲表现的软弱,才有了后面高衙内色心不死,继续调戏林娘子的事情。

作为林冲的朋友,陆迁,他为什么敢于帮助高衙内,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官位前程,功名利禄,另外一点,也就是他深知林冲的禀性,处事软弱。

可以说,哪怕林冲的武艺高强,在面对强敌的时候,他的表现还不如三寸钉枯树皮的武大,至少武大知道自己的妻子潘金莲被西门庆偷了之后,是径直去捉奸的。

假如林冲没有息事宁人,当街大闹,先将高衙内揍了一顿,再径直闹到高俅府上,直接弄得人人皆知,这样,林冲出事,都知道是高俅的手脚,反而高俅也会投鼠忌器。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。

林冲第一个特征是软弱,第二个明显的特征就是经事没脑子,被薛霸董超两个差人一顿奉承,就透露了鲁智深的底细。

于是,这一路上,林冲受尽了苦楚,先是脚被开水烫伤,又换上了草鞋,让他无法行走。

对于两个坏得流油,为了钱财企图害他性命的差人,林冲还为他们求情,典型的是好坏不分。

再后来,鲁智深不放心这两个差人,一直护送林冲至距沧州六七里处,二人在此分手。为了威慑董超薛霸二人,鲁智深一杖打折了一棵松树。

就这一句话,导致了鲁智深在大相国寺呆不下去,只能流亡于江湖,直到后来在二龙山落草。

后来,金圣叹对林冲的点评,他写道:林冲自然是上上人物,只是写的太狠。看他算得到,熬得住,把得牢,做得彻,都使人怕。这般人在世上,定做得事业来,然削琢元气也不少。

风雪山神庙,林冲被逼得急了,老实人也会发飙,直接捅死了富安与好友陆谦,无奈之下,在小旋风柴进的介绍之下,落草梁山。

作为梁山明面上的当家人王伦,他听说了林冲的威名,本意是不想让林冲落草的。

但柴大官人的书信,让他踌躇了半天,又是投名状,又是其他的花招,最终,捏着鼻子让林冲在梁山上呆着了。但在杜迁、宋万等人之下。

再后来,晁盖一行人因为劫了生辰纲,被官府缉拿,由于宋江的提前报信,逃了出来。

因为这七个人上了梁山,梁山上的实力就发生了变化,晁盖等几个人的落草,势必会让梁山以后改姓晁,所以,在此时,王伦不想让晁盖落草,也是正常的。

一个公司,本来王伦是股东,虽说业绩一般,但也说得过去;如果晁盖等七人入股,论票数,王伦四票,晁盖七票,遇到重大事件,王伦还有话语权吗?

更别说,人家晁盖入股,还带来了大量的现金流,可以让梁山丰衣足食好久。如果王伦在此时没有动作,怕是时间久了,梁山上都会被收买,哪还有王伦的权利?

所以,王伦虽说对晁盖等人热情款待,但一直就是不松口,让他们在此搭伙。而吴用是一个阴人,他用计谋说动了林冲,让林冲想起了自己当初被拒绝的痛苦。

幸好,他知道自己的尺寸,当不得梁山之主,将头把交椅让给了晁盖,不然的话,他也会步入王伦的后尘。

论起他的业务能力,没人不敢看不起,但论起林冲的脑子,性格,却处处被人鄙薄,主要的也就是下面的原因。

二无脑,白虎堂被陷害,流放路上被无良差人折辱,差点死掉;鲁智深救了他,他却无意中泄了鲁智深的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