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好,我是天下俪人心,今天又来给亲亲们推书啦!如果您也喜欢,快快关注我,每天会不定时给大家分享一些精彩好看的小说,拯救您的书荒!您有哪些喜欢的好文,可以在下方留言,我收到会立即推送给大家。今天,给大家推荐古言宠文,邪王:“你胆敢逃婚?”废柴女:“想娶我,先打赢我再说”。

古言重生宠文,在我从十八层高空一跃而下的时候,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。楚月:我用一生一世来赌我不会离开你可好?九歌黎:你若反悔我让你用一生一世来赔可好?我说你无情,你笑而不语眉间一抹嫣红嫣红尽显妖娆。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你赠我的“钟离”是终要离兮还是終不离兮。仍记得在桃花开得绚烂时,你回眸看向我,那一笑,刹那间妖娆过桃花。

“平庸的一把破剑罢了也值得你为本宫大呼小叫?”听到楚月不满的叫声九歌黎的声音中莫名的带了一丝寒意。,

“你把我的剑扔了那我用什么?”听到九歌黎带有寒意的声音楚月感到莫名其妙。破剑么?她感觉挺好用的啊,她明明记得凉袭寐在扔给她剑时一副很可惜的样子。

“哼。”九歌黎冷哼一声转身就走,弄得楚月在后面气得咬牙切齿,你丫的扔了我的剑,我敢冲我发火,你是不是有病啊!

就在楚月还在冲着九歌黎离去的方向的挥着拳头时,九歌黎不知何时手中拿着一把剑回来。

刷!九歌黎从剑鞘中抽出剑,剑出鞘时凌厉的光芒时楚月抬手一挡,这不是……第一次见九歌黎时他拿的剑。

“这把剑叫钟离!”九歌黎抽出剑来指向楚月。剑在九歌黎手中嗡嗡的响着,似在回应主人的话。

楚月木讷的点了点头,看着九歌黎忽然挑眉她又赶紧摇头,我到底该点头还是摇头啊!

“好好。”楚月继续机械的回答,募然她猛地睁大了眼,What?“主上你说什么?”楚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古言重生宠文,她是龙组精英特工,却死于恋人之手,一朝穿越,魂附相府懦弱六小姐,他是北夏国无人不知的傻王爷,也是北夏国皇上最宠爱的儿子,然而这宠爱背后几分真几分假,她是被迫嫁给傻王爷的相府六小姐,他们之间又会有怎样的何去何从,共饮杯酒,笑看江。

“娘子,娘子我回来啦,他们都好讨厌非要给我灌辣辣的水,还拉着我不让我见娘子。”贺兰瑶才刚刚躺下,她的“夫君”就进来了。

贺兰清远既然让她来看着傻王爷是否真傻,那么必然是这傻王爷也能牵动朝堂布局,只是这傻王爷若是真傻,又如何圣宠日浓,若是假傻,那他的目的又待如何?

贺兰瑶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面前的男子,不可否认他的脸庞是极为帅气,脸上的每一个器官都仿佛是希腊雕塑的美男子般有型,剑眉星目,棱鼻薄唇,再配上完美切割的脸型,即使现在这男人脸上表情痴傻,面庞绯红也依旧不影响他的帅气。

贺兰瑶略一失神,却再向三王爷的眼睛里看去,一个人的演技不论再高明,眼睛却总会暴露出他的所有情感。再会演戏的人,眼里也总有一丝的破绽。

这是结果让她失望了,她没有看到任何的破绽。这样的结果,只有两个答案。一是王爷真的是一个傻子,而是三王爷心机不可斗量。

贺兰瑶自信,绝不会说第二种情况。若这三王爷的道行都已经可以逃离她的眼睛,那么此人绝对称得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这样的人却还装傻,又有什么意思呢?

“娘子,十一妹妹说,谁若是直勾勾盯着我看,必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如果是娘子,就代表娘子很喜欢我,娘子你很喜欢我对不对?”龙绍炎见贺兰瑶死死地盯着他,脸上露出一派欢愉,不住的拍手,又蹦又跳仿佛是遇见了他最爱吃的话梅。

既然是傻子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贺兰瑶缓缓躺下,拿这个傻王爷当陌生人看吧。

“娘子,很累吗?”龙绍炎蹦蹦跳跳的来到大床边,蹲下身子,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贺兰瑶的后背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贺兰瑶不悦的转过身子,她本就不喜与别人碰触,何况现在这个傻子这么有规律的拍打。贺兰瑶目光一沉,她不愿与傻子多计较,但这傻子最好也祈祷她不会真的动怒。

古言重生宠文,现代铁血佣兵,穿越成为异时空不受宠的废柴小姐!一双妙手,操控大陆之风,凡是有风的地方,就是她御风异能的天下。谁说庶出的小姐就一定要被欺辱,谁说废柴不可以笑看天下,她暮歌就是要让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看一看,这天下到底是谁说了算!

要知道,二夫人那天只是要把小姐推下去,他们家小姐可好,不但将二夫人推下去,还好心的拿着木棍‘搭救’二夫人,每次在二夫人要爬上岸的时候,她一推,又掉进了湖水里,然后再伸出木棍去救二夫人。

就这么折腾了几次,二夫人几乎崩溃了!直到家丁闻讯赶来,她们的小姐还一脸‘紧张’的拿着木棍耍弄二夫人!

水色想想就觉得二夫人可怜!现在听说洗脸都要怕的浑身发抖,这是彻底的见不得水了!

“哼!比起她们以前做的那些,我现在已经是很仁慈了!最起码我没有狠心的要了她们的命!”

暮歌眼中寒光尽现,怎么说自己也占用了这二小姐的身份,知恩不报,不是她暮歌的风格!

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大肚量的人,但是她也不是以德报怨的人!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斩草除根!

水颜和水色无言以对,反正她们现在是相信自家的小姐绝对的睚眦必报,而且还是说到做到!

入夜,暮歌一身素白的衣服,神情淡然的出了门。大夫人的房间她是知道的!暮歌避过那些家丁和丫鬟,如风一般,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大夫人的房间。

而正在沐浴的大夫人显然是没感觉到有人进来,一身白花花的肥肉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。

暮歌几步上前,笑眯眯的来到大夫人面前,在大夫人惊叫出声的时候,利落的点了她的穴道,大夫人只能瞪大眼睛,大张着嘴却没办法叫人求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觉得眼前的暮歌跟平日里那个冷漠的她完全是两个人,眼前的这个暮歌浑身上下杀气腾腾,虽然她没有明显的表现,而且还是一脸的玩世不恭,但是那强大的杀气她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的!

“大夫人!我呢,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就是想帮您理个发!”暮歌知道这头发对古代人来说意味着什么!

她,邵燕璃,曾经叱咤一时的佣兵团头目,却因为一次任务失败穿越异世,成为天生经脉堵塞的废柴,被逼成为牺牲品嫁给那个号称整个大陆最凶残的男人。重生古言宠文,邪王:“你胆敢逃婚?”废柴女:“想娶我,先打赢我再说”。却不想,就因为她这一逃,从此惹上了一枚扯不下的狗皮膏药。

邵燕璃唇角微扬,眉宇之间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倨傲与不屑:“他想娶我,我还未必想嫁。想娶我,先赢过我再说。”

洛枫呆住,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样跟他们阁主说话,简直就是不要命了。而且这种话让他们怎么复述,除非他们也跟这疯子一样不要命了啊!

洛枫抹了把脸上还未干涸的血液,嘴角只剩下苦笑,本以为再简单不过的任务,到头来竟然变成如此,实在是始料未及。

正苦恼着该如何回去复命,洛枫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转身朝着那辆迎亲的马车走去,掀开车帘,不意外的看到里面空无一人。

不等洛枫细想,边上几人的惊呼已经给了他答案:“洛堂主,洛堂主,那位邵小姐的嫁妆……嫁妆……”

另外一边,邵燕璃拎着那只小不点白貂刚一走出树林,入目的便是一堆足以令人闪瞎眼的金银珠宝。

环儿正担心着邵燕璃的安危,着急得原地来回踱步,见到邵燕璃平安归来,双眸微亮,快步迎了上去:“小姐,您没事吧?有没有哪里受伤?您刚刚怎么可以这么莽撞的跑出去,万一……万一出了事怎么办?那群人有没有为难您?您……”

今天的好文就分享到这里啦!如果您喜欢,点击页面中的的书签就可以直接进行阅读啦!最后,如果您喜欢本推荐,记得转发、收藏分享给更多的人。谢谢大家的阅读,您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