裁判也像球员一样是分三六九等的:明星裁判会受到更多媒体的眷顾,意大利籍的罗塞蒂、斯洛伐克的米歇尔、西班牙的冈萨雷斯都是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;无人气的裁判则是门前冷落车马稀,希腊裁判瓦萨拉斯是最惨的,他的小桌子排在了上楼梯后的第一个,但是没有一个人问津他。

瓦萨拉斯茕茕孓立,非常无聊,干脆就在露台的栏杆上压起了腿,补上刚才在楼下训练中没做完的拉伸运动。也许是有人故意封杀他,一名来自葡萄牙RTP电视台的记者和一名来自《记录报》的记者在低声商量要不要采访瓦萨拉斯,一个说他想问一问瓦萨拉斯为何在葡萄牙3比1击败捷克队的小组赛中无视C罗被频频犯规,另一个说:“算了,这种问题,问了他也不说。”于是,这两名葡萄牙记者又加入了采访罗塞蒂的队伍。

实在无聊,瓦萨拉斯就下楼了,提前登上裁判专用大巴,看起来还有些气呼呼的。于是,我们决定给他一个“面子”——去采访他。得知我的来意之后,裁判的正规之处立即就体现出来了,瓦萨拉斯拉着我重新来到了他的小桌子前,“这才是我的球场。”

其实,我对裁判不熟,正想着问他一些宏观的问题,他却主动问我:“你是哪里来的?哦,中国,很好,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,我还与你们国家队打过交道!”

话题一下子就来了,原来,他在那届日韩世界杯中执法过中国队与哥斯达黎加队的比赛,那也是他吹的唯一一场世界杯赛。“你对中国队的印象如何?”“能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就代表这支球队具备一定的实力,作为裁判,我的关注点并不在球队的质量,而是规则和裁判培训课中所强调的执法重点。不过,我还是可以说说这场比赛的,本来中国队是有机会的,只是一名叫‘太阳’的球员受伤,成了这场比赛的转折点。”对的,瓦萨拉斯记忆非常清楚,那名受伤的球员就是孙继海。

“还有一点忠告,就是中国队参加国际大赛的经验不足,对于一些犯规尺度和裁判心理的把握还欠火候,而这些经验也是构成胜利的一部分。”瓦萨拉斯说道。在那场比赛中,他出示给中国队和哥斯达黎加队的黄牌数是3比4,比较严厉,但是没有出现争议。

当得知中国队预选赛打得不好,可能与2010年世界杯无缘的时候,瓦萨拉斯安慰我说:“你别伤心,要有耐心,伟大是熬出来的,将来一定会有机会。”“裁判工作也像踢球一样,是一项集体的运动,2006年世界杯由于我的一名助理裁判没有通过考核,我也无缘德国,但我没有抱怨,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,这次不行,还有下次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